掃一掃立即申請
2020-02-14 11:17 銀行貸款編輯
微博 微信 QQ空間
  外國居民的財富大約在GDP的5倍,就是外國居民總財富達到了=21.73萬外元*5=108萬億外元。而14萬億外元的居民債務占到了外國居民財富的13%。外國人均財富33萬外元,可個人債務只有4.28萬外元,對于外國的居民債務應該還是可控的范圍。

  同樣,我國在2019年社科院公布的居民人均財富為20萬,我國的總財富為280萬億(人民幣)。可是,我國居民債務從2014年的18萬億,到了現在居民債務達到了50多萬億。占到了居民總財富比重的18%。還高出了外國居民債務占居民財富比重的40%。

  可是,我國的居民存款在全球屈指可數,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儲蓄型國家。2019年的居民存款總額達到了70多萬億,幾乎與外國的居民存款相當。這種速動財富在危機中可以很快地進行存款替代,風險也會更快地緩解。

  外國居民14萬億外元的債務也不可能成為危機的漩渦中心。外國的金融危機在于華爾街的貪婪,只要華爾街對全球資本的巨大貪婪性不變,那么危機就會永遠存在,而且一旦出現危機還會通過外元霸權轉嫁給與了全球,創造一次次的全球金融危機。

  外國不斷地利益外元霸權來吞噬全球財富,特別是這些年來華爾街不斷推出了金融衍生品,甚至通過金融信用互換協議(CDS)讓存款資本金率降到了零,這等于讓貨幣供應量無限放大,如今的外元金融資產已經達到了700萬億的歷史高位,是居民債務的50倍。只要其中出現了一個大風險,那么又會是一次金融危機。

  外國政府債務也是一顆定時炸彈,但威力遠遠沒有金融資產衍生品帶來的危害大。如今政府債務在20多萬億外元,占到了一個GDP。而未來10年來還會繼續以每年1萬多億外元的債務增長,以及到十年后會超過30萬億外元,占當時GDP的120%以上。可這還不足以讓外國經濟出現崩潰。

  總之,外國政府債務也好,外國居民債務也罷,都不足以讓外國經濟出現大危機。而危機的根源在于華爾街,一旦華爾街蠢蠢欲動,一不留神就會出現金融危機,次貸危機就是很好的例證。防范華爾街才是規避外元危機對全球經濟帶來波動的根源。甚至更要小心把危機轉嫁給世界各國。

另一視角

換一換

24小時熱文

熱門標簽

24小時熱文

點擊:
湖北30选5计划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老版本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乐牛配资 网球比赛规则 安徽快三计划网 中国国际股票指数 今天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 亿牛配资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 吉林快三基本走势 配股宝配资 nba总冠军数量排 广东麻将新手入门基本规则 股票的上证指数是什么